美联储副主席:多国央行紧缩政策的积聚效应或被放大

当地时间10月10日,美联储副主席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在芝加哥全国商业经济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siness Economics)年会上表示,目前美联储已大力收紧政策以降低通胀,而美国紧缩货币政策的效果正被他国同时部署的紧缩政策所放大。

“我们开始在某些领域看到紧缩政策的影响,但累积的紧缩效应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传导至整个经济并降低通胀。”布雷纳德说,当下面临的不确定性仍然很高,她正在密切关注前景的演变以及全球风险。

布雷纳德表示,加息是为了抑制需求,使其能与供给端更好地保持一致,而供给端现在则仍受到限制。今年为止,产出减速的幅度超过预期,表明政策收紧正在产生影响。上半年,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 (GDP) 环比年化率下降1%左右。同时,最近修正的消费者储蓄数据显示,当前美国家庭持有的超额储蓄存量较低,财务缓冲能力可能低于此前的估计。具体看,家庭持有的超额储蓄存量降低了约 25%,这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抑制消费。

“目前,市场对美联储年底的政策利率水平预期是七个月前的两倍多。基于利率大幅上升以及相关泛金融环境的收紧,我预计下半年(经济增速)的反弹将是有限的,今年的实际 GDP 增长将基本持平。”布雷纳德说道。

“到目前为止,货币政策收紧导致的需求放缓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紧缩政策的传递在美国住房等对利率高度敏感的行业最为明显,抵押贷款利率今年已翻了一倍多,而房价上扬速度在近几个月急剧下降,并有望很快持平。”布雷纳德说,在其他行业,紧缩政策的传导滞后意味着将对未来几个季度的经济活动产生全面影响,而对物价的调控则可能需要更长时间。全球央行同时迅速收紧货币政策也或加强需求端的放缓。

劳动力市场方面,布雷纳德表示,目前各种指标表明美国劳动力需求依然强劲,而劳动力供应仍低于疫情前的水平;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失衡则反映在强劲的工资增长上。强劲的工资增长以及高昂的租金和住房成本意味着核心服务业的通胀只会从目前的高水平缓慢下降。

布雷纳德还表示,全球央行同步紧缩的综合影响将被放大。

“我们也非常清楚,利率和汇率的意外变动以及外部因素失衡的恶化,它们带来的跨境影响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与金融脆弱性相互作用。在这种环境下,尤其是考虑到核心金融市场流动性的脆弱性,难以预料的风险情绪或风险事件的下行趋势可能会被放大。在一些国家,这些风险如果成真,会给政策的权衡带来挑战。”布雷纳德说道。

内容来源:新浪新闻

TAG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橙意汇返佣网(https://www.bjyanqi.com/)。

  • 关注微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