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财务亏损的表象与实质

虽然美联储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常胜将军”,但其实也不是每个年份都能盈利,出现亏损的年份也不少见,而从今年的表现看,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呈现出的亏损幅度更大。

没有出乎市场的意料,美联储年内迈动了连续三次大幅加息75个基点的步伐。只是不同于通过加息以抑制通胀的政策目标仍处于预期与等待之中,美联储货币紧缩给自己制造的财务亏损却已然来临。根据已公开的数据,继今年一季度亏损3305亿美元,二季度美联储账面再度巨亏7199亿美元,但这只是季度亏损,有媒体近日指出,自今年10月起的2023财年,美联储将发生自1915年以来的首次年度巨额亏损。

坐在“常胜”席位上的美联储

联邦基准利率等常规价格型工具以及量化宽松(QE)等非常规数量型工具既是美联储调节市场流动性的重要手段,也是其提供信贷服务并籍此赚取一定财务收入的基本依赖,比如2021年美联储通过正回购协议、贴现窗口贷款等信贷工具就从商业银行手中赚到了近4亿美元贷款利息收入,而且经营这种生意对于美联储来说没有任何成本,只是像此类收入并不是美联储财务进账的大头,真正对美联储财务收成作出最大贡献的还是美联储在公开市场上的证券买卖。

追踪发现,无论是金融危机期间还是新冠疫情暴发之后,美联储都通过QE操作也就是所谓“扩表”买进了大量的美国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MBS),前者的增量规模最高达到3.6万亿美元,后者的最大买入量更是叠加至4.5万亿美元,美联储以官方身份大口吃进国债与MBS,无疑在市场上构成了十分显著的羊群效应,大量资金涌进债券市场,从而推高了几乎所有品种的债券价格,美联储也从中赚得盆满钵盈,其中金融危机期间的“扩表”一度揽到了1060亿美元的最高年度收入,而新冠疫情全面暴发的2020年,美联储更是拿到了超过4000亿美元的浮盈。

实际上,除了通过二级市场上价格的上涨获得所购买债券市值的溢价收益外,美联储同时还能按照债券的收益率获取投资收益,而且由于美债收益率并没有出现如同日本国债以及欧洲国家国债收益率为负的状况,所以美联储所购买的国债都是稳赚不赔,债券溢价收益加上投资固化收益成就了美联储在世人眼中从不言败的高大形象。但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自上世纪80年代起,由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中枢的持续下移的,MBS等商业债券收益率也逐步下降,至2021年国债收益率已降至1.5%左右,其间有的年份甚至萎缩至1.0%以内,表明美联储购买债券所能获得的固定收益是在逐步减少的。

三大亏损渠道

虽然美联储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常胜将军”,但其实也不是每个年份都能盈利,出现亏损的年份也不少见,其中2013年美联储就遭遇了超过400亿美元的亏损,2018年的亏损额更是达到930亿美元,而从今年的表现看,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呈现出的亏损幅度更大。无疑,亏损结果的发生与货币政策的变动直接相关,亏损程度的大小又与证券资产的规模高度一致,且主要由三个基本渠道汇聚而成。

TAG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橙意汇返佣网(https://www.bjyanqi.com/)。

  • 关注微信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