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市场正在滑向美联储不愿看到的方向

美国的通胀未必是由于劳动力市场紧俏所致,但就业紧张会让通胀困境变得更难摆脱。

周五的报告显示,7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52.8万人,失业率降至3.5%,追平1969年以来的最低点。前几个月对家庭和企业的调查结果喜忧参半,而非农数据明确显示7月劳动力市场依然火爆。上月平均时薪环比增长0.5%,同比增长5.2%。

当然,在金融市场上,好消息等于坏消息,一切都回到了美联储打算怎么抗通胀的问题上。

就业市场的表现让交易员心生恐惧,他们本能地意识到这些数据将鼓励美联储进一步提高利率,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当天飙升20个基点,似乎正在回到6月的高点。交易员当然是对的,因为劳动力市场紧张导致的薪资快速上涨与美联储的物价稳定目标完全不符。企业不可能在薪资成本升高的情况下放弃对商品和服务涨价。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能会把最新报告视为继续加息的绿灯,包括9月会议上加息75个基点。

那么,就业市场需承受多大痛苦才能让通胀受到控制呢?

没有人希望看到人们失业,但在货币政策上有投票权的美联储理事和联储行长们似乎都承认,遏制通胀需要失业方面做出一些牺牲。美联储的点阵图上所有参与者都预测到2024年底失业率将至少达到3.9%, 中值为4.1%,而且这些预测可能会在9月上调。

在通胀率回落之前,许多经济学家准备放弃对失业率与通胀之间关系,即菲利普斯曲线的历史性强调。在疫情爆发前的几十年里,该“曲线”形状变得更像是一团“阴云”,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关系不再是非常有用的预测或规范性工具。 2019年旧金山联储行长Mary Daly表示,真正应讨论的问题是菲利普斯曲线“是死了还是得了重病”。

当通胀本身好像永远不存在时,这么讲很容易。如今,菲利普斯曲线又回来了,并在许多有关通胀的公开辩论中占据重要地位。Olivier Blanchard,Alex Domash和美国前财长萨默斯等经济学家现在认为,要想控制通胀,可能需要把失业率提高到4.9%左右。他们表示,就目前的水平而言,就业市场过热,不仅体现在低失业率,而且职位空缺水平也达到了空前数值。

不过你也不是非得同意这个理论。不管你认为失业是遏制通胀的必要条件还是附带损害,或许未来几个月你还能看到失业率上升。

美联储的利率政策是对抗通胀的粗暴工具。较高的利率会加大资金获得难度,而资产价格暴跌会让人们感觉变得贫穷。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虽然不承认这一点,但对此其实心知肚明。不管怎样,这份非农就业报告只会鼓励美联储更加下重手。

内容来源:新浪新闻

TAG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橙意汇返佣网(https://www.bjyanqi.com/)。

  • 关注微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