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济表现相异,美联储激进加息,中国政策取向是否“两难”?

导读:近日,美联储再次宣布加息7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到2.25%至2.5%之间。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四次加息,也是连续第二次加息75个基点。 而同时,美国商务部公布经济预估数据显示,二季度GDP年化环比下降0.9%,而上季度已收缩1.6%。 美联储的激进加息,对于火热的通胀数据,似是隔靴搔痒;但加息的外溢效应对疫情下疲软的世界经济带来冲击,外界忧心一场新的危机是否正在酝酿中? 对中国而言,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影响几何?当前中美经济的表现存在偏差,中国需要更为宽松的经济政策,种种外部因素,是否会对中国经济政策出台造成干扰?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陈欣教授就上述问题做出解读。

观察者网:今年以来,美联储加息四轮,尤其6、7月连续两次加息75个基点,被外界视为激进加息,但即便如此,压制通胀效果甚微,您怎么看待美国当下的通胀困境,加息是否切中要害?想要解决通胀的政策工具还有吗?

陈欣:美国这次的通货膨胀,是一个系统性问题,不是简单地靠一两个政策就能解决的。说白了,美国这轮通货膨胀就是供应跟不上需求,导致社会生活成本上升,美国民众的消费需求其实相对稳定,手上也有钱,但供应效率太低。

供应效率低主要体现在哪里呢?比如海运,前段时间我们国内出去的集装箱到美国的海运价格特别高,比原来翻了好多倍,物流成本最终肯定是由消费者来承担的,这就势必增加通货膨胀率。但海运价格高的原因,并不是船只不够,而是集装箱卸到码头后堆在那里运不进去,港口工人效率低,工资高干活少,时不时还罢工,内陆驳接效率也低。

所以,美国通胀高企的核心问题是系统性问题,大家日子太舒服了,不愿意干活。现在美国失业率非常低,工资又高,企业工厂招不到足够员工,合适的工人很难找,现有员工效率也不高。这种连环效应推升整体成本的上升,所以加息是解决不了系统性问题的,需要结构性改革才能解决。然而,问题又在于美国的政治制度不像中国,一旦要触及既得利益集团的蛋糕,就异常困难。再者,美国的选举制度是直选,政客都要讨好选民,很多政策都不敢轻易出台。

当然,并不是说加息没有效果,只是对于当下美国的通货膨胀而言,直接效果不会特别明显。美国只能指望通过加息把需求给打下来,从而一定程度上实现供需平衡。但代价是经济恐怕会遭受较大损伤。

7月27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华盛顿出席新闻发布会,当天美联储宣布加息75个基点。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观察者网:以最近这次加息为例,其实加息幅度低于早前的市场预期,正式消息公布后,美股反而上涨;同时,鲍威尔又释放出未来可能放缓加息的信号,市场似乎在加息中拿到了“降息”剧本,怎么看鲍威尔此时释放这一微妙信号?另外,有一个感受是,从美国经济表现来看似乎是分裂的,降通胀政策工具的使用,与市场表现、真实经济现状之间是脱节的,怎么理解这种情况?

TAG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橙意汇返佣网(https://www.bjyanqi.com/)。

  • 关注微信

最新文章